小红伞AVIRA被诺顿LifeLock收购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jUoBfRII0kgYYacHEx-Jbg

安全界开山鼻祖成立34年,来自德国的小红伞AVIRA品牌被诺顿LifeLock收购。

%title插图%num

Avira AntiVirus杀毒软件因其独特的红色防护伞造型Logo,而获中文名“小红伞”。其开发公司Avira,在2006年成立,但是前身H+BEDV Datentechnik 有限责任公司的安全软件开发早已开始,可追溯至1986年,至今也是30多年的老牌安全企业了。“小红伞”凭借其高检出率在全球坐拥一亿的用户群体,服务全球约5亿个端口,多次上榜OPSWAT的杀软市场份额排名。

Avira总部位于德国,在欧盟,美国和亚洲设有办事处,是一家为OEM(原始安全制造商)和消费市场提供服务的跨国网络安全软件解决方案公司,在全球范围内有超过5亿个端点受到保护。凭借30多年的产品开发经验,Avira专门研究反恶意软件,威胁情报和IoT解决方案。Avira软件为用户的在线身份,财务和私人数据提供了下一代安全性,可抵御病毒,恶意软件,勒索软件和其他威胁。此外,该公司是免费增值软件业务模式的原始先驱,可免费提供高质量,市场领先的安全产品。

1年内估值成功翻倍

诺顿LifeLock刚宣布,他们已同意以大约3.6亿美元的全现金交易收购Avira。

%title插图%num

“我很高兴欢迎Avira加入Norton家族,” NortonLifeLock首席执行官Vincent Pilette说。“我们努力为每个人带来网络安全,收购Avira可以为我们的产品组合增加业务增长,加速我们的国际增长,并通过领先的免费增值解决方案扩展我们的上市模式。从文化上来说,我们是一次绝妙的比赛。我们一直致力于为客户提供创新产品,我们始终认为客户至上。我们迫不及待想要开始使用Avira。” 

“ NortonLifeLock和Avira致力于保护消费者的数字生活,” Avira现任首席执行官Travis Witteveen说道。“我们很高兴能成为NortonLifeLock的一部分,该公司是网络安全领域信任与领导力的代名词。通过利用NortonLifeLock的规模,我们可以接触并保护全球更多的消费者。”

预计此次收购将为NortonLifeLock提供以下经济和财务利益:

  • 增强了NortonLifeLock将网络安全带给所有人的愿望。
  • 加速欧洲和主要新兴市场的国际增长。
  • 为诺顿家族带来免费增值业务模型和30M +有源设备。
  • 超过150万付费客户为我们的收入增加了约3个增长点。
  • 第一年的财务增长,协同后实现约50%的营业利润率。
%title插图%num

在今年4月9日,德国泰特南– Avira宣布已与巴林投资银行(Investcorp Bank)旗下的PE部门Investcorp Technology Partners(ITP)达成协议。此次收购是Tirak Auerbach于1986年成立以来对Avira的首次机构投资。当时收购价为1.8亿美元,通过此次出售,Avira在过去八个月中将其价值有效地翻了一番。

收购原因和被卖原因

值得一提的是,诺顿自身品牌生于美国,美国市场自然不在话下,而自2010年“小红伞”进军中国市场后,推出商业版和个人免费版,受到不少中国用户的喜爱。而诺顿是否忘记自己“赛门铁克”的标签,欲东山再起,将目光转向欧洲和中国,也许“小红伞”在欧洲的雄厚地位和中国的根基或许也是推动诺顿进行收购的原因之一。

红数位得到的内部可靠消息是:AVIRA首次被卖并非新冠肺炎影响,因其业务主要在线上;也并没有传出公司资金运转不周等负面消息,根本原因源自原品牌创始人CEO禔亚·奥尔巴赫(Tjark Auerbach)年事已高,其子自主创业深耕于餐饮行业不愿秉承父业,这才导致AVIRA这个家族品牌两次易手,跌宕于全球安全行业的风波中。

“小红伞”的发展历程回顾

谈及“小红伞”的成长历程,可以说是一步一个脚印的自我成长,除了早期简单的企业合并外,并没有接受过额外的投资。从软件研发之初、打开国内市场到后期全球业务的扩张和合作,可以说是“循序渐进、脚踏实地”了。

%title插图%num

1986年,创始人Tjark Auerbach和合伙人在德国Tettnang成立了这家IT公司H+BEDV Datentechnik。

1988至1990年,启动第一个计算机保护杀毒程序AntiVir,开始为企业提供病毒防护服务。两年后,成为仅由6名员工的H+BEDV Datentechnik有限责任公司。

1995至1999年,推出多种软件版本,增强软件功能,进行业务拓展。开启“免费增值”业务模式,可免费下载私人的、非商业版本的个人版杀毒软件。

2004至2005年,逐步拓展全球业务,用户数量达1000万,并与德国联邦信息安全局(BSI)开展合作。

2006年,H+BEDV Datentechnik GmbH和姊妹公司AntiVir PersonalProuduct GmbH合并成为Avira GmbH。

2010至2012年,收购CleanPort公司后,在荷兰设立了办事处。同年,宣布进入中国市场。两年后,开始与多家中国企业合作。

2013至2015年,联合创始人Tjark辞去首席执行官一职,但仍是最大股东,Travis Witteveen担任CEO。后期开展OEM合作,数量达1亿客户。

2020年,Avira被Investcorp Technology Partner收购。

诺顿生活

当然,诺顿不是一个新品牌,也不是LifeLock。

1990年,赛门铁克收购了Peter Norton的软件公司,该公司开发了DOS实用程序,尽管没有安全软件。1991年,赛门铁克发布了诺顿品牌的首款防病毒产品。近30年后,这种情况仍在继续。

%title插图%num

2016年,赛门铁克以23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身份盗窃保护公司LifeLock,尽管该公司过去有些艰难。其中包括声称该公司可以防止身份盗用,并得到当时的LifeLock首席执行官托德·戴维斯(Todd Davis)失败的unt头的支持,后者在广告中使用了自己的社会保险号,导致他遭受了13次身份盗用事件。该公司最终与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达成和解(请百度:LifeLock以1亿美元和解FTC案)。

%title插图%num

但是,对于许多行业观察家来说,赛门铁克可以说从未从试图通过大量存储整合自己的安全业务中恢复过来。

2005年,由Enrique Salem领导的赛门铁克以135亿美元收购了存储供应商Veritas。但是合并存储公司和安全公司的预期收益未能实现,导致公司以惊人的速度排挤首席执行官。许多投资者的避讳很明确:Ditch Veritas。

%title插图%num

但这直到2015年8月才得以实现。当时,赛门铁克首次承诺将Veritas剥离为存储业务,然后才换档,并以80亿美元的现金将Veritas出售给资产管理公司The Carlyle Group。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博通宣布计划在2019年8月8日以107亿美元收购赛门铁克,2019年11月,以107亿美元的价格完成了对赛门铁克公司的收购。

%title插图%num

赛门铁克在被博通(Broadcom Inc.)收购之后,这家安全企业宣布品牌重塑,更名为诺顿LifeLock(NortonLifeLock Inc.),该公司在纳斯达克交易所的名称从SYMC更改为NLOK,也算是30年后再次回到原点。

%title插图%num

然而,蜜月期刚过,博通接手赛门铁克安全服务部门不到2个月,赛门铁克于2020年1月再次被卖。

2020年1月,博通(NASDAQ:AVGO)已同意将赛门铁克的网络安全服务业务出售给埃森哲,但交易金额未披露。

%title插图%num

埃森哲安全事业部高级董事总经理凯利·比塞尔(Kelly Bissell)在一份声明中说:“此次收购将改变游戏规则,并帮助埃森哲提供灵活性,而不是一种“一刀切”的托管安全服务方法。”

2020年5月8日,埃森哲宣布已完成收购博通公司旗下赛门铁克的网络安全服务业务。

前车之鉴迈克菲McAfee

其实说到杀毒软件,给人恍如隔世的感觉。

%title插图%num

McAfee的起起伏伏,也折射出杀毒行业的发展困局。但其同名创始人约翰·麦卡菲(John McAfee)在10月3日被捕入狱的新闻却提前抢了它的风头。传奇大佬McAfee创始人约翰·迈克菲在西班牙被捕,或判5年

十年前,英特尔以 76.8 亿美元收购了McAfee,后者成为英特尔旗下全资子公司,隶属于Intel Security事业的一部分。彼时,英特尔一度认为,“将来,安全性将成为计算机性能的第三大决定因素。”

可惜事与愿违。英特尔收购McAfee的初衷是想将网络安全功能整合到芯片中,在更深层次侦测网络威胁。但英特尔对McAfee的业务整合并不顺利,McAfee最强的软件业务并未融入英特尔主营业务。

英特尔不得不选择在2016年,以11亿美元的价格将McAfee51%的股权出售给知名私募投资公司TPG(德太投资),使其重新独立。该交易后的McAfee估值42亿美元,这一价值中还包括债务。

当然,被TPG收购后的独立经营行为,也为McAfee的再次发展埋下伏笔。债券评级机构穆迪(Moody’s Investors Service)表示,McAfee之后几年里,专注于消费者的核心网络安全软件业务,通过价格上涨、新合作伙伴项目和良好的客户留存率获得了发展。虽然公司的其他疲软业务也部分抵消了网络安全业务的发展,但仍然保有竞争力。

杀软黄金时代已过,未来何去何从

某种程度上,病毒与杀毒软件的发展如同一对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伴侣。

如果说上世纪的大脑、小球还只是病毒普及版,那么跨世纪开始,1998年的宏病毒、1999年的CIH、2000年的情书、2003年的冲击波、2007年的熊猫烧香、2008年的 Conficker,则让杀毒软件迎来了黄金时代。

相应的,瑞星、江民、金山等巨头崛起,引领了杀毒软件的千禧风潮。与卡巴斯基这种收费硬派不同,360靠着免费换流量推广战略大杀四方。随后,金山、瑞星、江民纷纷被逼就范,杀毒软件进入免费模式。

进入第二个十年,也有永恒之蓝等勒索病毒。但是,杀毒软件的群雄时代却慢慢落幕。传统巨头纷纷转场,以百度宣布金盆洗手为标志,可牛、贝壳等新贵风光不在。火绒逼腾讯电脑管家认错也只是昙花一现,改变不了行业颓势。

伴随着微软的重新崛起,微软从Windows 8开始,靠默认预装在系统的Defender,直接完成了江湖一统。而且在最新的AVTEST中, Defender接近满分,出手即巅峰。

然后微软一方面封禁了赛门铁克和诺顿杀毒软件的PC设备更新,同时紧跟时代,发布了基于安卓和Linux的Defender公开预览版。

桌面上,杀毒软件已经丧失了昔日风光。而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兴起,手机等移动设备又让杀毒软件丧失了用武之地。

无论iOS还是安卓对比桌面Windows,其安全机制都更加完善。iOS自不必说,苹果甚至禁止自称杀软的产品上架App Store,从机制上杜绝了绝大部分不明代码的运行机会,能借助漏洞运行的代码(例如越狱),也绝非杀软能阻拦的。安卓虽然开放,但比起Windows,也有更严格的安装包管理机制。

或许杀毒软件时代的已经远去,而网络安全的形势依旧严峻。从微软的例子中,就可以看到某种底蕴与实力,在未来的时代,真正有说服力的还是与时俱进的硬核,转型迭代的创新。

毕竟,眼前的战役会输,但兵法从不过时。

让我们期待任何一个安全品牌都能在信息时代的更迭大浪中继续保持活力,继续扬帆起航。

考:

NortonLifeLock收购Avira:

https://investor.nortonlifelock.com/About/Investors/press-releases/press-release-details/2020/NortonLifeLock-to-Acquire-Avira/default.aspx

Avira与Investcorp Technology Partners达成收购协议

博通正式以107亿美元完成对赛门铁克的收购,赛门更名为NortonLifeLock

老牌安全厂商赛门铁克2个月间两次被卖,政企安全迎来春天?

传奇大佬McAfee创始人约翰·迈克菲在西班牙被捕,或判5年

三十而弃:老牌杀软“小红伞”Avira接受被收购命运:

https://www.freebuf.com/news/233442.html

McAfee30年沉浮录:

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9679190

留下评论

Secured By miniOrange